1. <acronym id="3w2pg"></acronym><code id="3w2pg"></code>
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會員天地 > 會員動態 >

        交通銀行:建設好風險文化和管理體系 在利率市場化環境中防控金融風險

        發布日期:2015-11-23 17:01:35 來源:江蘇省金融業聯合會
            利率市場化是當前中國銀行面臨的大考,它對銀行經營、風險的壓力是全方位的。無論是從發展、還是從風險角度分析,銀行業都呈現出典型的親周期行業特征。做銀行短期比的是速度,但最終拼的是耐力和定力。近年來,交行按照全覆蓋、全流程、責任制、風險文化四條要求,全面風險管理體系已基本成型,有效支撐了交行的穩健發展。

        一、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具有周期性

        從經濟指標的變化趨勢來看,中國經濟呈現出明顯的周期性特征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建立以來,基本是以十年為一個經濟周期。

        第一個十年是1992-2002年的轉型發展期。這個時期我國GDP增長基本呈U字形,1992年增速最高達到14.3%,1994年政府開始實施“軟著陸”,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發生,到1999年增速跌到了底部僅7.6%,從2000年又開始上行。

        第二個十年是2002-2012年的上行發展期。這段時間我國經濟基本是倒U字形變化。GDP增速從2002 年的9.1%一路攀升到2007年的高點14.2%,2008 年受美國次貸危機影響下降到9.6%,2010年因4萬億計劃又拉升到10.6%,隨后一路下滑,到2012年降到了7.7%。

        從2013年以來的下一個十年,中國經濟可能將進入下行調整期。由于我國經濟體制在勞動力供給、壟斷競爭、宏觀調控、以及金融體制等方面的差異,不同程度影響了供給或需求沖擊在經濟體系內的傳導機制,使得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周期呈現出以下三個特點:

        其一,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周期表現為上行期和下行期,大致以十年為一個周期。頂部分別出現在1992年和2007年,底部在1999年出現過一次。新一輪的底部從2014年到現在還沒有看到,也許這個底部會在2016年或2017年出現。

        其二,世界經濟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日益明顯。隨著我國對外貿易規模的不斷擴大、以及金融和資本賬戶的部分開放,我國經濟外向型程度不斷提高,國內經濟周期與世界經濟周期的同步性增強,呈現出“一榮俱榮、一損俱損”的格局。

        其三,政府對周期的調節作用避免了經濟危機的發生。即便是在經濟低谷,中國經濟依然保持了較高的增長水平。這其中政府的減壓閥作用非常明顯,這一點確實和資本主義經濟不一樣,資本主義國家往往靠經濟危機調節,我國則是靠政府減壓閥作用調節。所以說,“市場經濟+政府調控”是中國經濟的特點,最大效用是可以緩解經濟震蕩,降低經濟危機發生的可能性。

        二、銀行是親周期行業,利潤和風險的周期性明顯

        無論是從發展、還是從風險角度分析,銀行業都呈現出典型的親周期行業特征。可以說,經濟興則銀行起,經濟衰則銀行落。

        依托中國經濟的高速成長,中國銀行業三十余年來飛速發展。1984年中國金融資產才不過4000億,2002年中國商業銀行總資產23萬億,2014年達到134.8萬億元,增長了近5倍。

        在經濟總體上升、周期波動的過程中,中國銀行業的利潤和風險也呈現出明顯的周期性。1992到1994年,經濟高速增長,當時銀行逾期貸款率并不高,大致在2-3%的水平。1994年開始國企改革,國家采取了漸進式的改革策略,兼并破產、下崗分流產生的大量損失和成本由銀行先行墊付。那時像餃子貸款、過冬煤貸款、工資貸款、清欠貸款等等,保證了改革順利推進。1997到1999年,伴隨經濟“軟著陸”,銀行不良貸款進一步大幅上升,逾期貸款率達到25%,按五級分類不良率約45%。即使2003年剝離后的不良率也有19.6%。據統計,從1992到2002年,銀行業產生不良貸款4萬多億,僅五大銀行和開行剝離的不良資產就達3.17萬億。

        三、“357”效應持續發酵,銀行業資產質量承壓

        從上個世紀90年代的中國銀行業發展經驗中,我總結提煉出了一個概念叫“357”效應。所謂“357”效應,就是信貸大投放后的資產質量變遷規律,即“3年出現不良、5年風險爆發、7年大量損失”。1994年開始的信貸大投放,正是遵循這“357”效應不斷演變,1997年左右風險初顯端倪,到2000年前后風險達到頂峰,其時中國銀行業巨額不良,從技術上講已經資不抵債。我認為,當前中國銀行業的資產質量正在再現同樣的變化規律。2009年到2011年三年信貸大投放,2013年以來不良雙升,2014年達到1.3%,預計未來幾年還將繼續上升。信貸大投放后的“357”效應仍在發酵中,未來還將持續侵蝕銀行業的利潤。為減少對利潤的沖擊,銀行一方面更加傾向于以量補價,進一步擴大貸款在生息資產中的比重;另一方面更加偏好高收益、同時也是高風險的客戶。

        四、建設風險文化,把握“11條”

        做銀行短期比的是速度,但最終拼的是耐力和定力。一個銀行管理得好不好,要看歷史積淀、靠風險文化。風險文化是銀行經營的根,是銀行管理的魂。我對風險文化總結了11條:

        1.利潤當期性與風險滯后性銀行持續穩健經營的關鍵,就是要在利潤與風險之間進行平衡抉擇,著力保持利潤的可持續和風險的可控性。不要以為今天賺的錢就永遠是利潤,也可能會是明天的虧損。

        2.信貸資產質量的“357效應”。這實際上也是一種錯配,也是風險滯后性的體現。依據這一資產質量演變規律,信貸大投放之后要切實加強資產質量管理,對信貸風險做到早預警、早發現、早化解。

        3.全覆蓋、全流程、責任制、風險文化。風險管理文化要滲透到各項業務的全流程,各環節的風險管理職責和重點必須明確。全面風險管理體系要按照這四條要求建設。

        4.崗位責任制和管理責任制。首先是信貸審批流程上的各級人員要盡到崗位職責。其次是盡管不在信貸審批流程上,各級管理人員作為地區負責人、管理者,要負起管理責任。

        5.依法合規、穩健經營。依法治國落實到銀行就是要依法合規、穩健經營。這是銀行經營的根基。必須牢記合規經營是銀行的“生命線”,嚴格執行監管要求,始終堅持合規經營、授權經營、不越權違規經營,決不能踩紅線、越邊線、碰高壓線。

        6.流程為本、程序至上。做事情要有流程、有程序。特別是業務創新必須制度先行。開辦任何業務前,要先問風險,先看風險由誰承擔,是否有風險防控措施。

        7.雙線控制、換手監督。控制風險,要雙線控制。辦事情一手清,從頭到尾一個人辦,不出事是僥幸,出事情是必然。這種風險要從制度、機制上防范。

        8.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。我比喻為“好蘋果要吃一半”。你看著是好蘋果,但實際可能是爛心的,這說明信息不對稱。美國經濟學家托賓在投資風險防范中提出了一個基本原理,叫“雞蛋不放在一個籃子里”,我說的蘋果理論與此原理相通。在銀行經營中,要堅持好蘋果吃一半,堅持風險分散、風險分擔。

        9.看得見、摸得著、押得住。這也是銀行從業的基本原則。有些故事是投行的事,不是商業銀行的事。商業銀行貸款必須堅持與實體經濟緊密結合,堅持真實貿易背景,貸款用途要真實、資金流向要清晰、抵押品要押得住。

        10.名單制。在銀行信貸管理中,名單制是一個很重要、很管用的方法。信貸實踐證明,在確定客戶和確定貸款項目這兩個問題上,風險是各占50%的。名單制就是鎖定客戶,對于過剩產業、高風險行業要按照名單制操作,有效降低客戶風險的概率。

        11.資產質量十年磨一劍。不能期望資產質量管理短期就見成效。真正要把資產質量管好,沒有十年功夫是做不到的。它是一項系統工程。

        五、建設強大高效的全面風險管理體系,筑牢風險防線

        近年來,交行按照全覆蓋、全流程、責任制、風險文化四條要求,努力建設的全面風險管理體系已基本成型,“11條”風險文化已滲透進交行經營管理、業務流程、機構建設等方方面面,有效支撐了交行的穩健發展。

        一是風險管理、決策和執行體系有效建立。確立并堅持“穩健、平衡、合規”的風險偏好,并以此為統領制定風險管理基本政策,明確風險管理基本原則、底線和要求。設立集團風險容忍度和風險限額,將風險偏好量化并傳導到主要業務領域,推動風險偏好在全行范圍落地執行。建立并推行以委員會為核心的風險管理決策體系。

        二是信用風險管理更加高效。交行已形成覆蓋表內和表外、境內和境外、各類轉型和新興業務的統一授信管理體系,并實現貸前盡職調查、貸時審查審批、貸后持續管理的全流程管理,并建立相應的組織架構和業務管理流程。積極創新風險管理模式與方法,探索客戶和業務的分層管理體系,實施風險客戶名單制差異化管理。利用數據挖掘和分析技術,實現行內外各類信息的集中整合和共享。

        三是市場風險、流動性風險、操作風險和合規風險管理日臻成熟。契合交易型業務創新發展需求,不斷提高對創新型交易業務的估值能力和市場風險管理水平。支持內部模型運行的市場風險管理信息系統落地實施并持續優化,實現頭寸管理、產品估值、敏感性分析、風險價值計量、壓力測試、限額管理等系統化處理。堅持以實現正邊際收益為目標,建立覆蓋集團本外幣、境內外、表內外、離在岸等所有領域的流動性風險管理體系,配套制定流動性風險應急預案,構筑起嚴密的流動性風險防線。

        四是風險責任追究機制持續健全。審計監督作用持續深化,總行、地區和分行三級審計監督架構日益完善。內控評價工作不斷深入。完善管理責任和崗位責任的不良信貸資產責任認定與追究體系。責任認定由審計部門獨立開展,實行總行中心控制,范圍涵蓋全部不良信貸資產及其相關的管理和業務人員。

        未來,面對異常嚴峻的風險形勢和艱巨的改革任務,交行將進一步健全高效的風險管理體系,增強持續穩健經營的能力。一是提升全面風險管理體系運行效率。強化以“責任人+委員會”為核心的全面風險管理決策體系,健全風險管理大小中臺協同運行機制,完善基本授權與差異化專項授權相結合的授權管理體系。二是完善統一授信管理機制。建成以“同一客戶、統一授信”為核心的全覆蓋授信管理體系,加強對創新業務的風險管控,打造集團一體化并表管理體系。三是創新風險管控手段。強化專業的風險管理缺陷性評估,設計新的風險監測體系和系統工具,持續完善經濟資本約束機制。四是嚴格風險責任約束。重點強化信用風險責任認定,建立健全集團統一的風險責任約束機制和責任人處理機制。

        來源:第一財經日報

         
       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记录